<回顧經典組合2>璀璨、瘋癲、熱血 — 衝、搶、拼

突然間心頭一揪,為甚麼會令筆者有這樣的感覺?就是因為「黑八與雙塔」這五個字。1998-99球季便注定是一個充滿話題,令人「講足一世」的球季。我看球的年資不算很長,正是因為那一年因薪資問題而令球季縮短,而令我開始留意 NBA 的籃球。

可能大家都會猜到筆者的愛隊了,就是這一隊紐約人﹝以往亞視稱之紐約力博﹞。為甚麼我會鍾愛紐約呢?那一年的大蘋果編寫了一個史詩式的故事,以黑八的姿態一舉奪得東岸冠軍,或許是鋤強扶弱的心態,使我不自覺地支持這一支最低種子排名的球隊。

 

Latrell Sprewell

「狂人」、「鎖喉手」聽到這些綽號,都會忌他三分。帶著黑歷史新加盟的 Latrell Sprewell 以行動贏得球迷的歡心。猛獸的風格,給紐約多添了一種新的侵略性。面對著東岸頭號種子的熱火,他毫不畏懼以替補的身份在其中兩場比賽拿下全隊最高分,球隊也順利淘汰多年來的死敵。在總決賽每場均以正選登場,他以平均26分、6.6個籃板、2.6個助攻的亮麗數據完成了這個系列,最後一戰更取得35分、10個籃板,可是球隊則以77:78一分之差飲恨。

Allan Houston

「中距離教科書」,優雅射姿的代表就是他的代號。Allan Houston 與 Latrell Sprewell 有著不同的球風一動一靜。首圈對熱火的生死一戰,完場前的一記絕殺為這一個系列賽劃上句號,一劍封喉,及後在東岸決賽第六場以32分的表現帶領球隊擊敗以 Reggie Miller 為首的溜馬,奪得總決賽的一紙入場卷。

Larry Johnson

曾經的新秀狀元,卻在這支失去了大猩猩的年輕球隊擔當了經驗大將的角色。在東岸決賽第三場剩下11.9秒、球隊落後3分之際,一對一地射入了自己不擅長的3分球,更搏得罰球,完成了一記在麥迪遜花園廣場含金量極高的四分球。

(2:21- end)

Marcus Camby

勉族,右臂上的一個紋身引起了不少球迷的興趣。當 Patrick Ewing受傷,他的上陣時間大幅增加,數字變成平均18.8分、11.8個籃板、3.3個封阻,撐起了雙槍背後的禁區,更使球隊打入總決賽。不過面對馬刺的雙塔仍是雙拳難敵四手,球隊以1:4的局數為這個瘋狂的賽季劃上句號。

 

可惜,野獸的球風、準繩的雙槍、Larry Johnson 那一記夢幻的四分球,俱也不能攀越巨大的雙塔,敗於擁有橫空降世 Tim Duncan 和海軍上將 David Robinson 的馬刺使他們亦使支持者們心中留下遺憾。

@@

發表評論